常熟

刘元春:楼市调控稳增长仍是核心 但方式需转变

2016年11月29日来源:时代周报业界访谈责任编辑:liangchunmei

2016年逐渐步入年尾,又到了总结本年经济发展,前瞻明年经济走势的时间节点。

11月19日,中国人民大学宏观经济论坛发布年度报告《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2016-2017)—稳增长与防风险双底线的中国宏观经济》。报告表示,2016年中国经济增速为6.7%,而2017年将会是中国经济持续筑底的一年,预测GDP增长将会是6.5%,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增长2.1%。

报告指出,2016年是“十三五”开局之年,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元年。受世界经济复苏疲弱、我国增长周期调整、产能过剩依然严重等多重因素影响,中国经济增长仍面临下行压力;但随着我国坚持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大改革攻坚力度,经济增长呈现底部企稳迹象;前三季度GDP增速保持6.7%,工业生产缓中趋稳,企业利润增长由负转正并持续增长,居民消费价格温和上涨,工业领域通缩进一步收窄,9月当月PPI(生产者物价指数)更是由负转正。

同时,报告也认为,我国宏观调控基调在上半年已由稳增长向防风险转变。报告强调,房地产行业面临政策调整带来的下行压力和债务的结构性风险进一步凸显,表明中国经济深层次的问题并未解决,反而有所深化。在宏观调控上,报告认为一方面要明确“稳增长、防风险、促改革”的逻辑顺序,政策基调需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需求侧管理政策协调并进;稳增长是缓释风险的前提,是保就业、惠民生的底线。而另一方面,防控风险尤其是债务风险是关键。

就2016年经济走势的总结与2017年经济前景的预测,时代周报记者专访了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刘元春表示,可以肯定,明年的经济政策上会延续目前的定位,即积极的财政政策加稳健的货币政策;同时,在扩大有效需求的基础上,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明年,稳增长仍是很核心,但方式应有所改变;同时,严峻的债务问题也决定了调结构、促改革的工作刻不容缓。”刘元春说。

债务问题迫在眉睫

时代周报:央行《2016年第3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罕见地7次提及“泡沫”一词,最近你们发布的宏观经济报告中,也提出中国目前总体债务已处于一个“临界点”。多家机构都对防风险更为强调,这意味着什么?

刘元春:首先很重要的就是提醒我们关注债务的可持续性,如果我们对债务的增长速度和总量不进一步关注的话,债务的可持续性会影响我们明年整个稳增长的态势,会影响新旧动力转换的速度,也会影响整个国民资产质量,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警示,特别是还本付息已占到全社会融资总量的60%,说明目前债务问题已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

时代周报:人民大学报告中所提及的“债务-投资”模式,实际上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政府就一直在用,为什么“新常态”以来的这几年,我们一方面仍处于“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而另一方面仍在继续这种“刺激政策”?

刘元春:中国这样的经济体制在大转型的过程当中,新旧动能的延续,会带来一些市场失灵的问题,需要政府进行干预,弥补外需下滑过大带来的状况,这个还是有必要的。要保证中国经济的平稳性,不至于因为过度的增速下滑带来就业问题显化,或者债务问题过度显化,出现硬着陆。不能因为增速下滑带来恐慌,带来社会问题,也不能因为政策不到位,导致一些短期问题转换成中长期的问题,导致一些周期性问题,转化成趋势性的问题。在全球大衰败的背景下,各国都要采取不同程度的政府干预和刺激政策。中国基本上是在适度扩大需求的基础上,加大供给侧的调控,这是我们很重要的一个方面。

明年房地产市场的稳增长任务会轻一些

时代周报:除了债务,明年的楼市调控将会是何种情形?报告中提出房地产调控政策要突出结构性和差异性,具体如何操作?

刘元春:现在的房地产调控过度行政化,导致从2008年到现在房地产的几轮调控都是大上大下的趋势。房产新政出台之后房地产会迎来一个小周期的调整,明年还会有这种压力,这是我们要高度关注的。

第二个需要高度关注就是整个房地产所存蓄的资金很多,如果房地产过度萧条,那么它所带来的资金外溢的冲击会导致其他领域出现一些泡沫问题。所以如何使房地产有一个平稳的变化,一方面一线城市的房价能够得到控制,另一方面三线的去库存还能够继续进行,这个操作对于政策调控来讲是非常困难的。

结构性体现在中国的不同区域,房地产面临的问题是不一样的。比如说一线城市是价格过高、库存过低、土地供应过低,“两低一高”的问题。三四线房地产面临的就是库存过高,销售量过低,价格上不来的问题。

其次,居住用的商品房,住宅用地与商铺的差异很大。住宅销售在一二线城市还不错,去库存也还可以,但是商业地产的库存还在增加。所以说,对于不同城市,要因城施政,对于不同类型的房地产,也要区别对待。

时代周报:假如明年防风险的任务变得更为重要,是不是意味着房地产市场承担的稳增长的任务会变得轻一些,价格上涨不会像今年这样快?

刘元春:对。就目前来讲,已经有二十多个城市进行了相应的新一轮政策调控,我们相信这会起到一定的效果,另外三四线城市又进一步实施去库存政策,因此明年一二线城市的房价肯定会有一个增长速度明显趋缓的过程,但是三四线城市会略有上扬。总体而言,房地产会有一个小周期的调整,整个的价格会有结构性变化,略有回落。

稳增长仍是核心,但方式要转变

时代周报:在债务问题、楼市调控等方面怎么处理稳增长、防风险以及调结构之间的关系,能够一方面很好地防风险,一方面又完成增长指标?

刘元春:这是很重要的一个话题。明年政策上肯定会延续目前的定位,就是积极的财政政策,加稳健的货币政策。同时,在扩大有效需求的基础上,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样的政策定位肯定是毫无疑问的。

明年来讲消费还是不错的,投资略有回落,出口略有改善。在这种状况下,稳增长的压力还是会有的,要保持6.5的增长速度,需要我们在投资政策上有所加码。但是我们一定要认识到,风险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如果一味地延续今年稳增长的密度,我们债务的可持续性就会出现很大的问题,比如说资金支撑不上。

在常熟好不容易买了房子,是谁都不愿意自己的房子出了问题被逼选择退房。但是现实是无奈,总会遇到令...[查看详情]

常熟买房申请商业贷款年限怎么选?
买房为什么要买南北朝向的房子?
常熟买房慎买这五类房源
常熟房产证办理时间及期限规定
  • 意向区域
  • 价格